芥末或者迷象
CP屌乱,黄喻真爱不变。
那也拦不住我屌乱。
• ♠ •

点进页面有音乐


太晒了。
喻文州把自己前面的遮阳板打开,哗啦一声,纸张纷扬着从天而降。他拿在手里随意翻动,把里面的钞票择出来丢在挡风玻璃前。
“我不用。”正在开车的黄少天脸上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,在喻文州试图打开他那边的遮阳板时如此拒绝道。
他们选择在这一天出逃……又或者是迫不得已。车是偷来的,他开得并不熟练。但他的表情显然是在抗拒着什么更深层次的事情。
公路一直向前延伸。电线杆一个接一个地逼近又拉远。破旧的车载音响里听不懂的流行乐,失败地凸显着他们的沉默。喻文州终于不再看窗外,低下头注视放在自己腿上的毯子。

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黄少天把车停下。喻文州拿着刚发现的现金下了车。
钱太少了。他迅速拿了水和三明治,稍作犹豫,最后又加上一听红牛。
结账时收银员不停看向他的手臂上的伤口,他则对此不以为意,反而不停回头张望。他得快一些,车熄火了的话就……
所幸他这次动作够快。回到车上时,黄少天的表情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。他一边操纵车子滑上公路,一边咬开三明治的包装。
他吃掉了鸡蛋水芹的,把金枪鱼那个留给喻文州。
“你知道要去哪吗?”从他手里接过食物时喻文州问。他刚在储物箱里找到一份地图。
黄少天皱着眉,喻文州知道那表示他依然在对抗心中的某种情绪。回答他的只有引擎的轰鸣和小石子敲打车体的声音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音响都陷入了安静。
一滴汗顺着黄少天的额角落下。

长久的沉默。他们停下过一次,夕阳西下的时候。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把地图要过来,借着最后的天光辨认。这时候的他看起来没有那么难以接近了,可是喻文州却在漫长的行车路上感到一种莫名的倦怠。他依然低着头研究手里的这块毯子,努力想回忆起究竟是不是自己出来的时候匆忙带上的。
黄少天“哗”地合上了地图,挂档起步。发动机发出一阵令人担忧的嘶鸣,但车还是晃晃悠悠地动了起来。他们又上路了。

夜色逐渐笼罩大地。路灯齐刷刷地亮起,照亮前路。
车子的状况越来越糟。引擎的轰鸣声中时而掺入不和谐的杂音,黄少天的表情在黑暗里变得模糊不清。
冷空气丝丝地渗进来。喻文州有些想提议换他来开,心知只会被沉默地拒绝,索性缩在座位上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用毯子裹住自己。
黄少天看他一眼,给车门落了锁。
“不会再有别人了。”过了很久,他这么说道。
“少天?”
“只有我和你。”仪表盘上的微光衬得黄少天脸色有些诡异,但这一路上喻文州心里某块发紧的地方终于卸下了劲。
那就是了,他想。那就是了。

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车子终于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噪音之后抛了锚。黄少天试着再次发动,握着导线一次次地将他们触到一起。不行。他的呼吸声越来越响,手抖得越来越剧烈,终于爆发地丢下那两根导线,一拳捶在方向盘上。
喻文州走下车,从另一侧车门把他拽了出来。
夜晚的凉意让他们一块儿打了个机灵。喻文州把剩下的水塞到他手里,自己继续抱着那条毯子。(不知怎的,他觉得这件东西很重要。)
黄少天吐出一口浊气,毫无征兆地把他拉到自己面前亲吻。那种执拗的,带有绝望意味的吻。喻文州安抚地托住他的后脑。分开之后,他们贴着脸听了一会儿彼此的呼吸。
“走吧。”喻文州说。
于是他们顺着公路走下去。

寒意逐渐渗透他们单薄的衣物。两个人很快冻得双腿发麻,只是仿佛不知疲倦地走着。
他们究竟走了多久?没人知道。但就在两人连意识都要进入木然状态时,一条不起眼的岔路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两人在此不禁对视了一眼,顿顿脚步。随后朝着远处的灯海走去。

这大概是一座初具规模的卫星城市,又或者是心情改写了他们对距离的认知。喻文州的方向感将他们准确地引向了城市的中心。高楼林立的街道沉睡着,四周一片寂静,只有尚细幼的行道树,叶子被风吹得沙沙作响。
仿佛有着某种感应,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在楼宇间穿行,终于找到一处灯火通明的所在。

夜半的麦当劳像一座温暖的孤岛,漂浮在夜色里。喻文州拉着黄少天走进去,买了两杯咖啡,坐在一起。
“我们还剩多少?”喻文州捧着咖啡问道。
黄少天把手从口袋里面拿出来,展开手心给他看里面的几枚硬币。
喻文州把一直拿在手上的毯子给两个人披好,“会有办法的。”他说。
“我知道。”黄少天的手从毯子下面握住他的肩。
热饮驱走了他们体内的寒气。像是累极了,他们靠在一起断断续续地说着话,最终睡过去。

再度醒来的时候就是熟悉的天花板了,喻文州扭头看见黄少天靠在床头玩平板。
见他睁眼,黄少天冲他笑笑:“早安。”
“早……”喻文州揉揉眼睛,“做了个梦。”
“我知道,刚才你叫了我。没好意思打扰你……梦到什么?”
“好像是,我们私奔了……只有十几岁的模样。你偷了辆车,我们一起开去了很远的地方……我身上还有伤,可是感觉不到疼。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才私奔的吧。”
“我还会偷车?”
“会的,就像电影里那样,用方向盘下面拽出来的电线打出火花……你一直很生气,很少说话。我们从中午开到深夜,车坏在了路上,我就拉着你下了车一直走……晚上很冷,走了好久好久才找到一家麦当劳。我们就花掉身上最后一点钱买了咖啡坐进去,聊着天睡着了。我靠在你边上。”
“有点像文艺片啊……就坐着睡的?”
“对,坐着……我还一直拿着一条毯子。和我小时候的安全毯一样,但不是同一条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“味道不一样。梦里那条闻起来是你身上的味道。”
“哇……队长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?”
“……因为梦里就是那样的啊……别笑。最后我们睡着的时候就披着那条毯子。”


“然后,醒过来就看见你了。”




END

 

 

ps.最后他们决定早餐吃麦当劳。

pss.迟到的生日快乐  @启世之尘 

评论(8)
热度(84)
  1. 启世之尘星辰大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嘤嘤嘤嘤好吧决定以后少欺负你一点QAQ  不(xie)吃(xie)芥(qin)末(ai)了(de)!
©星辰大海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