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或者迷象
CP屌乱,黄喻真爱不变。
那也拦不住我屌乱。
• ♠ •

'记个脑洞'的后续 1.23加笔

!!!慎入,为保险把第一篇的碎碎念打上来吧:

有双花有林乐,最后还有方林无差。又俗又狗还心脏,不打tag,别打我。你们最好都别看……


嗨,其实就差个收场。有人惦记真是受宠若惊。1.23又加了几笔,对结尾感觉不太好所以删掉还是写大纲吧。

之前的戳这里

 

 


接上。


孙哲平知道了自己被踩两船,非常俗套地气疯了。必须气疯,因为一直以来张佳乐都给他一种弱势群体的印象。早些年,孙哲平拉着他讲人生苦短必须性感的歪理,他瞪着纯真大眼,听得频频点头;第五赛季分手,张佳乐被动挨甩,还苦逼兮兮地独力支撑战队拼抢冠军;到现在,在网游里给点甜头他就忘乎所以地贴了上来……好吧,最后这点孙哲平也作出了努力。但总之,孙哲平一直都认为自己才是握有主动权的那一方。

在这种情况下发现自己被劈腿,其搓火程度是要翻倍的。可是当他火冒三丈地杀到青岛,却又突然冷静下来。他该怎么办?跟张佳乐分手吗?不可能,这不就相当于认输了?抢吗?笑话,张佳乐本来就是他的。虽说林乐相识在前,他们复合在后,但此刻的大孙已经果断无视了这一点。

孙哲平纠结地思考着,心情依然不佳。他绝少有需要权衡利弊的时候。这么混不吝的孙哲平,到了张佳乐面前也要变得在意起来,还不都是因为在乎。越想越烦,愤懑地气喘如牛了,人也正好走到了霸图。

张佳乐从马路对面的出租车钻出来,林敬言也很快下来,大概是在付钱,两个人并排向马路这边走来。

孙哲平先发现了他们,然后张佳乐看见了他,最后是林敬言。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狗血的会面。不知是不是孙哲平脸上表情太凶煞,张佳乐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整个人都震了一下。然后犹豫了一会,很快小跑到孙哲平身边。从心理学意义上,这个差不多是下意识的举动出自张佳乐的印随效应。过去早被记忆美化,不可磨灭。与之相比,现在时的老林是这么的……乏味。他应该也贪慕平淡生活的,只是孙哲平一出现,张佳乐就想不到其他太多了。旧情人变炮友不就是因为放不下吗?这次还是放不下,于是他又把炮友关系推至另一个境地。

张佳乐的反应给了孙哲平一种正向的暗示。于是他连给林敬言一个眼神威慑都没来得及就把张佳乐拽走了。开了房间,也没什么交流,孙哲平泄愤样地把张佳乐翻来覆去睡了又睡,后者则心虚而小心翼翼地顺从了。也不光是泄愤,这一晚的性爱从本质上说,更类似于孙哲平确认取回自己的主权。

林敬言被晾在马路中间。他慢慢走到马路边上,发了一会儿愣,坐到马路牙子上,又发了一会儿愣。夜风把他吹了个透心儿凉,不吹就已经很凉了。他一直这么坐着,直到晚上被路过的张新杰叫回魂儿。

张佳乐是愧疚的,对两边都是,因为他两边都瞒。受到老林影响,他开始长心了,所以此时的张佳乐会觉得自己是个混蛋。其实没被撞破时他就已经这么觉得了,只是此时尤甚,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且无可挽回。他当然不想放走青春回忆,但现在他显然已经失去了“另一个选项”。

感情是需要强取豪夺的,而受伤的那一个总是老实人。那晚之后张佳乐躲了林敬言很久,最终也还是没绕开那句分手。林敬言不去争,他甚至不问。没那个必要。他是安生过日子的人,相反地,张佳乐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在作。他们的目的发生了根本性的背离,林敬言纵使千般不舍也知道,这种情况下再不断,能延续的也只有伤害而已。

经过冷静思考权衡,林敬言清醒地决定止损,很快又告诉了张佳乐自己本赛季就退役的决定。不可避免地,他们都想起那个晚上,张佳乐接起从霸图打来的那个电话,然后他们一起商量,一起决定,最终相安无事地熟睡在一张床上……这次的决定我也依然是原因之一吗?直至他们彻底走出彼此生活,这个问题张佳乐也没能问出口。而最折磨人的问题就是没有答案的问题。

这一切过去之后,孙哲平早年就初现端倪的暴君本质越来越外显。而张佳乐则延续了心虚而柔顺的态度。和林敬言的关系毕竟为他带来了一些改变,持续的罪恶感就由此而来。这些细微情绪日积月累,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关系因此开始向着一种极为不平衡的方向发展。最终他们变得不再平等,而是成了控制的一方与被控制的一方。

既然故事转折在聚会,那么也结束在聚会吧。

张佳乐和林敬言的再次相遇是在义战和兴欣的又一次聚会上,两人分别作为两支战队的随队人员来到这里。张佳乐觉得自己欠一个道歉,但也知道道歉起不到任何实质作用。林敬言则已经释然了,也有了新的交往对象。

林敬言的谅解极大宽慰了张佳乐,却也令他加倍愧疚。但也只能在心里愧疚了,因为孙哲平正在不远处投射占有欲max的目光……

没人注意到这三人之间的微妙气场。聚会总是这样,多少暗潮汹涌都掩藏在觥筹交错喜庆祥和的氛围里。新欢旧爱,各得其所。

Fin.



一点废话:

其实犹豫了好久要不要拉方锐大大进来。一方面我喜欢方锐多一点,有点不忍心让他当这个接盘侠;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老林要是最后还是一个人的话这特么未免太凄惨。

其实很多故事我都是先想好结尾的,前面的长篇累牍都只是为了那一个结尾而已。但这篇是例外。还好大家都有善终。

关于大孙和乐乐,我之前和基友讨论过。在这个故事的最后,他们的关系会有点近似于斯德哥尔摩,但又不是那么超过。会变得像物主与所有物……只是那么一点点啦。他们爱彼此,也是爱在对方身上看到的自己。他们的感情掺杂了其他的东西。这不是最好的关系,但至此也已无法分离。

评论(16)
热度(6)
©星辰大海 | Powered by LOFTER